ios盘她app

商虞儒看了一眼白艳艳,背起双手说道“白小姐,按说在下不该插手你们的家务事,但我身为长辈,也想劝你一句——令兄如此苦口婆心,白小姐怎么就听不进去呢?!”白艳艳瞥了商虞儒一眼,没好气地回答道“阁下既然知道这是我的家事,就不用商掌门操心了。”;r /

;r /

白晓峰忽然有些生气地斥道“白小四儿!没大没小的,你就这么和长辈说话?”白艳艳默默看了自己姑姑一眼,只能不情愿地拱手赔礼道“是小女子冒昧,还望商掌门见谅。”商虞儒摆摆手,然后看着满脸淡然的张庭幕。张庭幕想了想,慢慢松开刀柄,双手抱拳说道“晚辈刚才多有得罪,还望商前辈不要见怪。”;r /

;r /

商虞儒斜了张庭幕一眼,握了握左拳暗哼一声“张少侠,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,咱们既然还是圣上的子民,就得听本地太守的!”白艳艳自然知道商虞儒的话是说给她和张庭幕听得,白艳艳胸膛一鼓刚要发作,就听张庭幕依旧语气平静地顶嘴说道“商掌门,我是奉罗将军的命令出城办事,军令如山在下不得不从,这事儿阁下还真管不了晚辈。”;r /

;r /

眼见商虞儒面皮一红就要发作,白晓峰又不失时机地开口说道“军令大于政令,自古以来便是如此。”商虞儒看了一眼白晓峰,强压怒意眯起眼睛“白诰命,按说你不该替这小子说话啊……”白晓峰轻哼一声摇摇头扭过脸“老身对事不对人而已,商掌门莫怪。”;r /

;r /

商虞儒打量了一下白晓峰,眉宇间浮起淡淡的杀气说道“好吧!既然白诰命想揽事,在下也不能不知好歹!早听说阁下的功极为了得,本座早就想讨教几招了!”白晓峰深吸一口气,绷紧右掌说道“江湖谁人不知霹雳海神的名号?老朽又岂敢班门弄斧呢。”;r /

;r /

商虞儒看着白晓峰暗自蓄力的右掌,冷笑一声没有说话,而是慢慢拉开马步,运起无风千丈浪的内功。白晓峰沉吟一下摇摇头“白家龙雀神穆经,东海无风千丈浪,到底谁更胜一筹呢。”说着白晓峰不自禁地斜了林淼一眼。;r /

;r /

悠然野外写真美女

商虞儒根本不知道林淼也混在士兵里面,白晓峰其实是在帮他,当即冷笑两声说道“光咱两家算什么!还有九剑阁的紫象神功,不过只能改天再和他们切磋了!白诰命,请吧。”白晓峰见商虞儒狗咬吕洞宾,只能重重哼了一声,头也不回地说道“白小四儿,张少爷,你们有军务在身,就先去忙吧。”;r /

;r /

白祎旭和赵尚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艳艳趾高气扬地调转马头,端着长枪朝城门外走去。张庭幕斜了一眼商虞儒,也纵身越过众人,直接施展轻功越过城门楼。白艳艳勒了一下缰绳,追上张庭幕说道“张大少,你是不是找木无双他们去啊?”;r /

;r /

张庭幕停住身形点点头“实不相瞒白小姐,除了找木头他们,我还受人之托去救个人……”白艳艳挑了挑眉毛问道“难道不是一起救龙小姐吗?还有别人啊?”张庭幕犹豫了一下,才支支吾吾地说道“还有令兄,白祎升公子……”白艳艳心里一紧,赶忙问他说“我二哥怎么了?难怪我昨天一直没见到他,原来是出事了吗?!”;r /

;r /

张庭幕摇摇头解释道“倒也不算什么大事……他就是被耗子封了穴道,丢在瘦马峡的山洞里了。”白艳艳扭头瞪了一眼林淼,林淼立刻朝白艳艳尴尬地笑了笑。张庭幕接着说道“罗姨专门交代我,先去把白公子救回来。”白艳艳有些气恼地撅起嘴角“这事还用得着你出手吗——林淼你给我过来!”;r /

;r /

林淼只能走出人群,满脸不自然地朝张庭幕拱拱手“不好意思庭幕兄,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张庭幕恍然大悟地说道“难怪白小姐刚才那么有底气,原来耗子也在啊!”白艳艳脸上微微一红,依旧朝林淼说道“好你个死流氓,你到底把我哥藏哪了?”;r /

;r /

林淼龇牙咧嘴地笑了笑“反正一会儿咱们得路过瘦马峡,我直接把白公子放了就好嘛。”白艳艳瞪了林淼一眼,然后对晁鹏他们说道“晁大人,你们打算去哪?”晁鹏想了想,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回答说“白大人,我们准备先去苗人的村落吃点酒,在那里耍够了再回去……”;r /

;r /

张庭幕看着晁鹏问道“眼下苗人的村子,应该已经被花剌子模占了吧?去那里会不会有危险?”晁鹏笑了笑解释道“张大人不必担心——我老叔就是行走苗疆的烟叶贩子,在那个村子遍地熟人。我也跟他去过两趟,知道那里很偏僻,要不是有老马镫子(长年出门在外的行商)带着,根本找不到。”;r /

;r /

林淼想了想问道“那里既然是苗人村落,应该也归苗月圣姑管辖吧?”晁鹏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淼说道“林大人,这圣姑在苗疆那就是女皇帝啊,她说一谁敢说二!而且苗人天生好客,所以我才想领兄弟们去逍遥一下。”白艳艳也是一脸嘲笑地看着林淼“死流氓,圣姑现在跟你也算有点关系,你是不是想借着圣姑的名头去招摇撞骗啊?”;r /

;r /

林淼抓了抓左脸,正色说道“我只是觉得庭幕兄的担心不无道理——万一哪里被突厥鞑子占了,这帮兄弟就是羊入虎口。”晁鹏听林淼这么说,急忙抱拳行礼问道“那我们该怎么做?还几位请大人明示!”林淼拍了拍晁鹏肩膀摇摇头“别跟我这么客气,好歹你们也是罗姨训练出来的勇士。你们到了那个苗村,就把这张药方交给村长,说苗月圣姑要他们备这几味药材解蚀骨散的毒。”;r /

;r /

张庭幕压低眉毛说道“就是唐公子给我开的药方?不是在木头手上么?”林淼点点头嗯了一声“这份是我另抄的,本来我想把这药方给圣姑看看,可是一直没机会。”晁鹏一头雾水地说道“把这药方交给当地的巫医倒是顺手的事,只是林大人,然后呢?”

Etiqueta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