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红杏视频

天边鱼肚白。

凉风吹不散瑟瑟腥风雨,黑云沾血色。

暗骂皇宫太大白白浪费时间乱走,凌晨时分干脆循着气味儿找到御膳房,厨子跑光了,一群叛军霸占御膳房烧火造饭准备胡吃海喝,没想到来了俩怪人,径直走进膳房说让所有人全部滚蛋。

杀红眼的叛军完全不惯毛病,先抽刀砍死再问身份。

“猴哥,他们抢你吃食。”

“吱!吃俺一棒!”

从外头看,亮着灯的御膳房震颤叮当乱响,门窗破碎,成群乱兵飞到院里死活不知,没伤着任何食材,棍法堪称出神入化。

乱兵厨艺太烂只会大锅煮,找不到御厨,估计早被人砍死在水沟里。

某白摘掉草帽认真做饭,猴子蹲旁边煽风点火,焦急等待美味食物出锅那一刻,完全没有皇权更迭时机该有觉悟,毕竟猴类生物出生起最重要的事以果腹为主,抢食物者皆为死敌。

天亮之前,餐桌摆满各种美味佳肴,俩货吧唧吧唧毫无形象吞食。

吭哧吭哧埋头大吃,猴子疑惑。

“白,为啥人类喜欢没完没了自相残杀?在山里俺可不会打杀小猴。”

羞涩晶晶的初秋风采

嘴里塞东西含糊不清,感谢猴嘴构造与人类相似。

白雨珺抓羊腿猛啃。

“全都脑子有病,治不好且遗传。”

“吱?有病?”

“嗯,病入脊髓时整天想着如何残害他人,以可笑理由开脱,自认不凡,其实俩眼睛俩耳朵一张嘴,心肝脾胃腰子膀胱,所有人毫无区别,此病治不好的,最可恨的是杀完人还不吃肉!但凡与果腹无关的杀戮都是大脑极度落后的体现。”

“吱吱,原来是有病,可以理解。”

吃光满桌饭菜,雨停了,暖金色光线自破碎窗户照进膳房。

满桌光盘子,俩兽走了,菜盘子连点儿油花都没得剩,临走还顺走俩铁锅……

城外,十里亭。

白雨珺揭开木盒参详一番得到个模糊地址。

薅一把野草唰唰编织新草帽,扣猴头试试大小刚合适,绿帽子也无所谓了,猴子属于那种一猴吃饱猴群不饿的类型,七彩帽子都能戴得。

回头遥望浓烟滚滚都城,四门皆有百姓鱼贯而出四散奔逃,好好的城池祸害不成样,都是瞎折腾。

“唉,可惜了宫里那些漂亮姑娘,啧啧,本龙甚是心痛。”

“吱?难看难看,浑身长毛最好看~”

顿时,某白对猴子审美叹为观止。

……

潇潇山路雨后新,淅淅溪风湿人衣。

俩兽以最稳妥最隐秘方式赶路,传说中的十一路,飞天上留下痕迹最多,又不能总躲云层,干脆以修行者们最不关注的步行藏身,路上无聊,折青藤编织藤球踢球耍,藤球里塞个铃铛更好玩。

渴了趴路边水沟解渴,遇见鬼物暴打一顿扔进黄泉,见到顺眼精怪妖物随手赠送功法结个善缘。

草长莺飞,荒野山路杂草遮蔽,白雨珺在前面蹦蹦跳跳追蝴蝶。

身后,不见身影,唯金箍棒忽高忽低跟随……

同一时间。

仙界某座如画仙山气氛紧张,阁楼附近戒备森严,仙女进进出出不敢发出声音,某穿着霞光仙袍威武年老仙人紧张踱步,即便仙术法力足以傲视天下依旧免不了俗。

园内花树下素雅妇人摇摇头。

“夫君,你莫要转来转去,我都不急你个大男人急甚?”

威武仙人挥挥手。

“你不懂,让我静静。”

“晓得,几万年来第一次做爷爷难免紧张,若是让外人知晓堂堂仙君不会做爷爷岂不是笑掉大牙,放宽心,很快就能见到你孙女。”

威武仙君笑笑,脸上洋溢幸福喜悦,与其他神仙各种高冷不同,更有人味。

没多久,阁楼内婴儿啼哭传出,众仙欣喜,尤其仙君更是哈哈大笑。

仙女将包裹在襁褓内婴孩抱出来。

妇人与仙君一起上前欢喜接过婴儿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起名字时仙君遥望仙山云雾缥缈,清风徐徐,遂取名岚字……

荒野山路。

蹦蹦跳跳的白雨珺忽然心有所感顿住。

向后伸手抵住猴子额头免于追尾,刚刚……貌似有所感应,细细搜索变得缥缈不可寻,挠挠龙角美眸呆呆,随之抛却脑后不在意,只当是如传说叶公那般好龙者太过虔诚,下次遇见帮忙行云布雨肥沃土地便是。

“猴哥,咱们赶路得有交通工具,出门赶路必备。”

“吱吱~交通……是啥?”

“本龙海纳百川仙法妙术层出不穷,实则种种想法传承自神界地球,那里凡人赶路堪比仙人速度,身无法术亦可飞跃山川河流,远隔万里见面通话如对面,数不尽神妙丰富业余文化生活,嗯,总之很神奇就对了。”

“叽?地球人能打不?”

“舞舞咋咋看似厉害其实都一样,非常弱,但会操作厉害武器,等等,说这些干啥,跟我来。”

领猴钻进树林,寻根碗口粗竹子,砍一棵去年干枯巨木,挥舞铁斧锯条噼里啪啦做木工,没办法,龙比较穷,能自己动手的尽量不花钱。

拿出铜锭拉扯捏扁捏圆做零件。

螺杆螺帽,轴承,链条,手速飞快做出令猴眼花缭乱设备。

制造俩窄车轮,又弄出架子和车把。

最后组装成一辆自行车……

开始撒欢。

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。

稻田土路俩家伙飞驰,白雨珺骑车猛蹬感受驾驶乐趣,猴子蹲后座吱吱乱叫,嘻嘻哈哈一溜烟从干活的农户眼前掠过,惊得牛羊避让,路边青草嫩,稻田人家村落为衬托,远山为背景,驶过优美画卷。

车轴吱呀呀摩擦,停下来翻出收藏许久的猪油涂抹,果然好使。

白鹭展翅掠水,草深无处不鸣蛙。

农户望着绝尘而去飞骑感到难以理解,但还在能接受范围内,至少没飞起来。

“俺滴个乖乖,牛车变样了?”

“许是城里有钱人家牛车,马家小子说城里人牛车和乡下不一样,又快又舒服,去过县城就是有见识。”

“俺也想进城……”

进了村的俩货买点儿熏肉,换着骑乘,猴子兴高采烈蹬车。

白雨珺侧身坐后座,眯眯眼晃动长腿玩。

轻风暖阳,生活美好。

自行车驶过村口五人环抱老树,树干缠满祈福祭祀红布,新缠红布颜色鲜艳老旧红布发白褪色,枝条挂满许愿红绳,树下还有高台和石砌小庙,倒也有一番村落特色。

带起一阵风从树下经过。

枝叶间洒落星星点点阳光,很好看,开心眯眼笑。

微风吹散发丝遮眼。

“就快到了……”

Etiqueta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