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喵直播ios版下载

() 近两年,这个余冬冬在网上很是火爆。这位年近四旬的大汉,自称前自由格斗选手,参加过几次比赛。成绩如何人们不怎么清楚,只是几年前自称因伤退役。

虽然好像也没打出什么名堂来,但应该也衣食无忧,本来应该过上悠闲的小日子,谁知道就在两年前,这个家伙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居然把矛头对准了传武,声称所谓的传武都是骗术,所有的传武大师都是骗子。因此,这位前自由格斗选手,忽然就变成了网上红人,到处挑战各路大师。

什么戴着满身破铜烂铁练拳的雷震子,什么身子微微一震就能把十个人推出去八丈远的方大师,什么只练马步冲拳练了几十年,以为自己能跟傅红雪一样一刀劈翻百八十号人的一拳超人……各式各样的网上名人,纷纷被这位大哥打翻在地,然后把视频发到网上:看看,我说传武是骗子吧?

这特么的,简直是不给人留口饭吃了啊!于是很多人出离愤怒了,开始找上门约架好听点叫挑战。你还别说,这位虽然在格斗界没混出什么名堂来,但好像还是有点真本事的,居然接连挑翻了好几位挑战者。于是这位爷更加得意起来,约架约得越发频繁起来。发到网上的视频也越发瑟:我不是针对谁,各位练传武的,就是乐色!

所谓上得山多终遇虎,有所谓夜路走多了没准碰上什么鬼。某一天,这位大爷不知道遇到了什么,莫名其妙地沉积了一段时间,然后忽然对外宣称,我以前也是传武出身,所以我打的不是传武,我打的是传武里的骗子,我是为了净化传武生态环境,我是打假英雄……

谁也不知道这一套说辞是从哪里来的,反正从这时候气,这哥们“约架”约的更换了,好像也没什么人去找他麻烦了。只知道这哥据说最近很挣了好些钱,日子过得比混格斗界的时候好多了。

对这么一位风云人物,没事儿就在网上冲冲浪的毕晶当然不会毫无所知,也知道这家伙发的视频质量挺高,完不是小电影那种垃圾分辨率的货色可以比的,而且同一个动作还能从好几个角度拍摄,很是专业的样子。不过眼前这样子也太拉风了吧,这是谁给策划的,怎么真跟拍电视剧的似的了?

不过看看那两台摄像机,还有乌央乌央的手机,毕晶倒是明白,视频里为什么能从那么多角度、方位地展现这哥们的动作风采了,估计要让他真拍小电影去,只怕也能令人耳目一新,几百g的硬盘上又多几份收藏。

就连见多识广的毕晶都对余冬冬的做派有点目瞪口呆,剩下一帮人就更不用提了,连正在对练的都停下手了。

“这谁啊?这是挑战来了还是拍戏来了?”胡斐朝这边瞅瞅,还跟对面不知其名的某冠军级别的格斗家问呢,“这是什么剧又开机了?跑这儿拍电视来了?”

胡斐说话态度挺随意,口气也挺随和,就跟普通大小伙子跟朋友聊天似的,对面那陪练有点惊讶,毕竟人家是高手高手高高手,能这么平易近人地说话,还是挺让人意外的。往这边张望几下,摇摇头:“不认识,估计也就是个路人甲,咱们不理他……嗯,刚才你那一拳角度很诡异,怎么打出来的,你能不能跟我说说?”

他见胡斐神态甚和,着胆子问了一句,问完了还有点忐忑,深怕胡斐不告诉他。胡斐倒是完没藏私的意思,摆了个架子道:“你看,你这样……这样,诶不对,手太高了,容易被人乘机抓住破绽……”

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

“哎,这回对了,不过力量还不够……那什么,你刚才那一手也很厉害啊,要不是力量不够,我还真可能挡不住,你跟我说说……”

这俩还真就不理身边的热闹,你来我往练上了。而且言语之间,很快熟络热情起来。

这样的情景,几乎发生在场内每一个训练小组里。几乎每一对对练的对手,都开始就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家伙展开讨论。余冬冬大小算个名人,当然也不是没人认识,于是知道这主儿的就开始介绍他的来历,言来语去中,原本作为对手还微微有点尴尬的情绪和氛围,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化解,开始变得和谐友好起来。

估计余冬冬要是知道,因为自己的到来居然还能促进正式队员和陪练的交流和感情,一准儿得备感自豪。

可是余冬冬不知道啊,他这儿对着镜头说完,才转过身来上下打量着迎上来的毕晶,倨傲之外,还带着一丝鄙视,似乎还有一点放下心来的轻松。倒是看见母老虎的时候,眼睛一亮,微微眯了一下,但随即想起来这可不大符合自己格斗狂人的人设,赶紧把目光收回来转到毕晶身上:“你就是精英联盟的话事人?”

毕晶无语了,心说难道老子长得很特别么,为啥所有人一进来挑战就先跟老子说话?没好气地翻翻白眼:“嘎哈?”

他这一说话,哗啦一声,摄像机啊,手机啊,对着毕晶就捅过来了。毕晶吓了一跳,怎么意思,真当电影那么拍,然后把自己的英姿和对方的丑态都发到网上?

有心跟焦点访谈里被曝光的官员一样,伸手捂住镜头吗,再说两句“不许拍不许拍”“你是站在政府立场啊还是站在老百姓立场”之类的废话,但瞧着余冬冬那张脸却又实在提不起兴致,不耐烦道:“瞧你这意思,这是来挑战的是吧?”

余冬冬倒是没想到毕晶说话跟以前挑战的完不一个路数,准备好的几套台词完用不上,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好在毕晶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,伸手指指一圈儿的摄像机和手机:“想打没问题,有个条件,不许录像!还有你的人都出去。我们这儿人员和训练都是保密的,不能让人看。”

“保密?”余冬冬仰天大笑,“哈哈,果然是传武的一贯套路!不就怕打输了丢人吗?不行你们干脆直接认输好了,我保证……”

“成成成,你既舍得死我就舍得埋!既然你不怕丢人现眼,爱录你录去,回头谁不敢发到网上谁特么是孙子!”毕晶一阵来气,嘴里不干不净就是一阵狂喷,余冬冬听得一愣一愣的,走南闯北这么些年,可从来没碰上这种人,还没动手呢先棒棒棒打一通嘴炮。

母老虎看着余冬冬一阵青一阵红的脸,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:要说手上功夫你可能比毕晶强一百倍,但要说吵架,一千个你也比不上啊!就算老娘我,跟这死胖子斗嘴都得手脚齐上,才能勉强占那么一点点上风。就凭你,也配?

毕晶才不管别人想什么,他这儿本来就因为殷素素撂挑子闹心,气儿正不顺呢,余冬冬好死不死跑过来挑战,正好撞枪口上了,对殷素素挥挥手:“你,去把他打发了。”眼看殷素素满脸不乐意,嘴巴一动就要拒绝,一摆手道:“这就算你离职前最后一个任务,打发了这个,你爱干嘛干嘛去这不过分吧!你别说你不干啊,不干不给饭吃!”

“怎么还赖上我了呢?你说我怎么就认识你这种人了?”殷素素瞪了毕晶一眼,唉声叹气道,“好吧,最后一场啊,你别说话不算就成。”

“不能,不能。”毕晶登时愁眉尽解,胸脯拍得咚咚响,“绝对算数!”心里却说,我倒是想不算数来着,有用吗?我又打不过你我要连你都能打得过了,这种虐菜的事早就抢着上了,还轮得到你?

殷素素这才懒洋洋走出来站到余冬冬面前,点点余冬冬:“你说吧,怎么打?”

余冬冬刚刚听毕晶跟殷素素你一言我一语的是得挺热闹,却完听不懂俩人在说什么,正摸不着头脑呢,就看见殷素素站在自己面前,白生生的指头指着自己就开始说话了,脑子不由一阵眩晕。关键这女人太漂亮了,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,跟刚才那死胖子身边的女人几乎不分上下,但却有一种成熟的气韵,哪带着些慵懒的气度让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。

她站出来干什么,刚刚跟我说什么?余冬冬晃晃脑袋,好像说要跟我打?不是吧,这么漂亮一个女人跟我打?

见他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,殷素素脸色就是一沉,皱皱眉头,但很快就变得笑吟吟的:“想什么呢这么出神?不是要挑战,要交手么?”

周围一群人,尤其是那帮陪练,看着殷素素的笑容,听着她软软的声音,忽然集体打了个冷战。就在不久前,就是这个女人,一招一个,把他们轻轻松松打倒在地,那时候,这个女人也是这么笑吟吟地说话着话来着。那简直是他们这一辈子最惨痛的经历,最可怕的噩梦,一百来号人加在一起,足够写一本一百万字的血泪史了。

不过殷素素一说话,余冬冬倒是回过神来了,看着这御姐风范的女人,不有一阵目瞪口呆,连摄像机里的自己很没有高手风范都顾不得了:“你是说,你跟我打?”

“对啊,不可以么?”殷素素还是笑吟吟的,说话可就没那么中听了,“对付你这样的,还要高手出马么?”

“哼!”虽然殷素素长得很漂亮,但余冬冬最恨人家看不起他了,一听这话就火腾一声就起来了,冷笑一声,“看起来你们是……”

“我们是什么不需要你操心。”殷素素摇头打断他的话,“不过我们这儿有个规矩,谁要是输了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毕晶立刻接口喊了一嗓子:“这个我们不要了!你还嫌人不够多不够乱的啊,他这水平没资格当陪练!”

周围一群陪练立刻同时侧目,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挺胸叠肚啊还是该找个地缝钻进去:合着这个陪练还得讲资格,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觉得特骄傲特自豪啊?

这死胖子,怎么一张嘴就这么损呢?

殷素素向四周扫了一眼,看见一帮陪练的表情,不由失笑摇摇头:“哦,这样啊……这样他就没什么用了……”

听见毕晶说自己没资格,居然还是没资格当陪练,余冬冬登时就火了,向毕晶怒目而视。毕晶笑着耸耸肩,指指殷素素:“你看我干什么?看她啊,你们正交手呢嘿!瞧你这样子就不是什么高手……”

毕晶一边说一边耸肩,还顺便撇撇嘴。可不是么,前些天那些陪练,甭管愤怒还是瞧不起,但只要站在场上,每一个都十分严肃认真,心无旁骛的,那才是真正职业素质。也难怪这余冬冬打来打去都打不出什么名堂,就这种极端敏感的表演型人格,去混娱乐圈倒是说不定还有前途。随即就又笑起来,现在这位爷的做派,可不就是娱乐圈的风格吗?

余冬冬不知他为啥好好的又莫名其妙笑起来,但听他说自己正交手呢,还是下意识转回头看着殷素素。正好听见殷素素那句“他就没什么用了”,心里这个气啊,这里面还有好人没有了,怎么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?

正一肚子冒火呢,殷素素又笑吟吟问:“准备好了么?”

“什么?”余冬冬有点懵,“什么准备好了么?”

殷素素就叹了口气,摇摇头:“那没什么了。”

怎么这么莫名其妙的?余冬冬刚刚一愣,就觉得眼前身影一晃,还没看清是什么,就觉得整张脸像是被一柄油锤砸中,整个身体呼一声腾空飞出去好几米,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。身体一阵酸软,瞬间失去了部力量,趴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。

不远处,殷素素仍然笑吟吟的,抬起脚,轻轻用手掸了掸,摇摇头道:“果然没什么用,连一脚都挨不下来,别人连挨四脚才飞出去呢!”

你说他没用就说吧,好好的你提我们干什么?周围一群陪练看着笑吟吟的殷素素,眼神无限幽怨……

Etiqueta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