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8app福性宝芭乐

天色已经将近晚上八点半,园子街越来越热闹。白天各种小店小摊打烊收摊,挂在街边树杈上的一串串霓虹灯泡亮起来,把五百米多长的街道映照得一片明亮,却又光怪陆离。一张张桌子凳子,不知道从哪里搬出来,摆满了整条街道。吃完晚饭聊天的,呼朋唤友出来侃大山打屁的,坐在桌子边上,吆五喝六的。很快,孜然和辣椒粉的味道就飞扬在周围空气中,整条街道忽然就变得充满了火爆气息。

小龙女看着外边人来人往的,皱了皱眉,显然不怎么适应这么乱哄哄的场面。

果然是冷清孤寂的冰山美女啊,无福消受这人间烟火。不过毕晶还是觉得,小龙女之所以皱眉,大半原因还是这条街上没那么多好看衣服,要不然那天逛商场,人可比现在还多,也不见她露出这种厌烦的表情。

萧峰倒是一直坐在对面,不时招呼殷龙二女以及母老虎喝酒,神色始终平平淡淡的,看不出任何焦灼的迹象,只有在偶尔看着外边是,目光中才露出一丝刀锋般的亮光。

毕晶一会儿看看靠门口的赵建江,一会儿看看端坐在自己对面的萧峰,一会儿又看看外面的动静。但看了半天,他都看不出来外边走着的坐着的乌央乌央的人,哪个是便衣,哪个又是嫌疑犯。

早知道的话,多跟母老虎学习学习辨别便衣的招数好了,据说很多警察在穿便衣的时候,在有心人面前很容易暴露的。比如喜欢穿屁兜上带着黄钉子的裤子啊,比如眼神太正啊,比如特别最守交规啊什么的。要是胆子大的话,拎一大可乐瓶子水去广场,拧开瓶盖就往身上浇,准能勾出十个八个便衣来的——不过毕晶当然不会干这种傻事。

看来看去,毕晶百爪挠心,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干些什么,坐在座位上扭来扭去的。

“你别扭来扭去的行不行?看着真够闹心的!”母老虎皱眉道,“你是少儿多动症还没好利索啊,还是屁股上长了痔疮?”

毕晶做了个呕吐表情,翻了翻白眼:“我说你真是老郭相声听多了啊,怎么一张嘴就直奔下三路去了,你一姑娘家家的说这种话,就不觉得恶心?”

“说话再恶心,还能恶心过你的动作?”母老虎反唇相讥,“我瞧……”

话未说完,就见萧峰猛然放下酒杯,双目凝视窗外,沉声道:“来了!”

毕晶心猛然一激灵,站起来两三步跨到窗边,连声问:“哪儿,哪儿?”

美胸女王冯雨芝宛如采蘑菇的小姑娘

话音未落,就觉得身边已经多了一人,猛一扭头,不是殷素素,也不是小龙女,赫然正是母老虎!

“够快的哈!”毕晶冲母老虎挤挤眼,“都快赶上香港记者了!”

母老虎把眼睛贴在窗玻璃上往外看,嘴里“切”了一声不屑道:“手脚慢了怎么干记者?其实你是说,你也不慢是吧?”

萧峰和小龙女、殷素素对视一眼,都微微摇头,既是好笑又是无奈,他们完没法理解,为什么这俩冤家,居然随时随地都能吵起来?

小龙女坐在原地没动,殷素素却也走到窗边,隔着玻璃往外看。

这时候毕晶和母老虎已经看了好几秒了,却什么也没发现,转过头来看着萧峰:“萧哥你究竟发现什么了?”心说你不是喝多了,草木皆兵,以至于谎报军情吧?

萧峰不紧不慢地站起来,站到他们身后,高大魁梧的身体直接遮住三个人身后,跟一大片乌云似的,对着东面轻轻一指:“看那儿!”

萧峰的话就像发令枪一般,话音刚落,最东头一张桌子上,五六个正喝酒的家伙,忽然站起来,随即飞速散开,冲着旁边一张桌子冲过去。这几个人个个留着寸头,身手矫健,三两步就冲过去,抓打摔拿,啪啪啪三两声,那桌子上两个人就被死死摁在地上。随即,两个寸头男从屁股后头抄出两副铐子,啪啪两声就给戴上了。

从一群人冲出来到完控制,整个过程不到两秒钟,身手之利落,一看就是常干这种事儿的老手。毕晶一阵眼花缭乱,还没反应过来,部动作就已经彻底结束。

“我靠,猛!”毕晶刚喊一声,街上隔个十几米就冒出来一个个寸头,一组一组冲向旁边,动手就打。毕晶一阵目瞪口呆,这五百多米的街上,居然至少也得有七八十号平头,园子街被警察接管了这是?

就这么一愣神,外头七八十号人就已经控制了六七张桌子,至少十七八个没看清什么人的家伙,被三两下放翻在地,一人一副手铐伺候。

园子街登时一片大乱,不少人站起来就往外跑,有那胆儿大的噌噌噌站起来在哪儿喊:“好看诶!”大人叫小孩闹,大街上顿时狼奔豕突。

“警察办案!大家别慌,原地别动!”一个寸头大喊一声,周围人们这才纷纷站住,也不知道是被吓的,还是彻底放了心。

转眼之间,街头的混乱已经大致结束,就只剩下最靠近火锅店的那张桌子边上,十几个寸头还没收拾下来。

够帅啊!眼看着局势大致平稳下来了,毕晶一阵赞叹,但同时也若有所失:“这就完了?没什么了不起啊,不够刺激!”

母老虎立刻就不乐意了:“你这是什么话!真出事儿你才高兴是吧?”

“冤枉啊,我真没那意思!”毕晶双手高举,“我是坚决支持警方打击罪犯的!”

母老虎横了他一眼,不理他了。毕晶转过头对萧峰笑道:“萧哥你真行,你怎么知道这帮人会这时候动手的?要是不知道,我还以为你是幕后主使呢!”

萧峰哼了一声还没说话,脸色就是一变。

火锅店外那张桌子猛然一阵大乱,至少五个人从寸头们的包围中突围而出,也不知道是慌不择路,还是早有预谋,冲着火锅店猛冲过来!

“我靠!”毕晶大喊一声,“当心!”

母老虎狠狠瞪他一眼:“你个乌鸦嘴!”

Etiqueta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