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看宝盒免费版下载安装

五月底的南京,已经有几分闷热的感觉,而皇宫当中则是开始拿出了储备好的冰块,伴着西瓜汁,呈递给了大楚君臣,倒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宁渝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种酷热,可是一边喝着冰镇西瓜汁,一边看着奏折的感觉也还不错,当下便随口吩咐道:“太上皇和太后处的西瓜汁得每日备着新鲜的,还有皇后和陈妃那里也要备仔细了,剩下的给京里的王公大臣们分了吧。”

“是,陛下。”

一旁的侍女低声应了,随即便有人又给宁渝添上了一杯新的西瓜汁,还有几人正执着扇子摇着,让那一丝丝的凉风驱赶走了奉天殿内的酷热。

内阁次辅崔万采连同新任枢密院副使宁祖毅,二人捧着折子进了殿中,宁祖毅恭声道:“启禀陛下,西南集团军传来了消息,如今兵力已然基本就位,常山王给陛下呈递了相关的军情奏报。”

“拿上来吧,给二位卿家送上冰镇西瓜汁。”

宁渝翻看着手里的折子,心情也是好了几分,西南集团军目前的进展都还算顺利,几个主力师的兵力也都到位,就等着那雷霆万钧的一击。

对于枢密院内部给到的消息,西南集团军分成了三路,对川黔展开进攻,其中主攻之路自然是四川,其次是贵州,反倒是攻云南已经是更往后了,倒也不用着急。

崔万采此时却低声道:“启禀陛下,西南之战,对土司的处理是否过于严苛了?毕竟眼下还没有打下西南,若是把他们都逼到清廷那边去,反倒有些不妙。”

宁渝恩了一声,可是脸上却是一副浑然不在乎的样子,“次辅不用担心,如何处理土司是朕已经研究过许久的对策,此时实行改土归流,虽然会将一部分人逼到清廷那边去,可是对于朕来说,也省去了许多麻烦——借这个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,将来的西南才会成为安稳之地。”

“陛下,此举是否有些过去急切了……..若是能够顺顺利利拿下西南,到时候再去收拾这帮子土司似乎也不迟…….”崔万采轻轻叹了口气。

“次辅,咱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西南跟他们捉迷藏,你明白吗?”

美女风情睡衣写真 超火辣

宁渝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,实际上他最怕的并不是清军多了一些帮手,而是担心那帮子土司在背后跟他玩猫腻,若是能将这些人全都逼到清军那边去,那么就会有一个很明显的好处,那就是复汉军可以在正面战场上,直接打趴下清军跟土司。

若表面上跟土司井水不犯河水,将来“改土归流”和新政一旦实施之后,土司决计是要造反的,因为目前的新政里,根本容不下这帮子土霸王,双方的对立几乎是难以避免的。

可到时候的宁楚,就得一个寨子一个寨子的去清理,而整个西南有几千个寨子,要打到什么时候是个头?根据宁渝上辈子的回忆,鄂尔泰在西南三省进行改图归流可是持续了好多年,打了几千座土寨,这才勉强在西南实现了改土归流制度,而且还留下了不少残余。

因此,既然摆明了要打,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打,至少现在战场还是宁楚说了算,若是到了将来,怕是都得去钻山沟沟了。

“传令常山王,改土归流不会暂停,让他好好给朕打!”

………….

当夕阳逐渐从地平线上升起时,一声鸡鸣声拉开了黎明的序幕,淡淡的金黄色洒在了三水村上。

三水村是泗州府与思恩府交界的一处小村落,只有几百个村民,靠着村里的上百亩薄田过活,日子过得相当紧巴巴的,因此很多人都会去泗州或者是思恩谋生计。

老郑头每天都会在鸡鸣声响起后,起来去田地里瞅上几眼,看看自家的庄稼,有时候也会看看有没有山鸡或者是野兔子之类的——若是能够抓到一只,倒也是个不错的收获。

这个习惯已经持续了好多年,但凡有一天不去看,老郑头心里就会觉得憋得慌。

走在山间小路上,老郑头背着自己的铁锄头,那是他从泗州府换回来的宝贝,在他们村里,像这种铁锄头都没有几把,因此老郑头非常珍惜,他每日里都会磨一磨,然后背着它去地里转悠几圈,一路上还会收获同乡艳羡的目光。

当老郑头到了田里的时候,却仿佛听到了一阵嘈杂的声音,那声音由远而近,却是让人听得越发真切,仿佛是许多人在走路一般——老郑头不由得抬起了头,却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一面。

无数名穿着火红色的军衣的士卒们,肩上扛着长长的火枪,脚上穿着整齐的皮靴,正在沿着官道大踏步走来,那队伍呈现整齐队列,正在从他的面前走过,却是根本没有瞅老郑头一眼。

越来越多的士兵们从官道上迈过,而在他们的身后,则是一匹匹挽马正拖着一门门的火炮,正在朝着前方而去,那是泗州府的前进方向。

瞧见如此壮观的行军队伍,却是让老郑头从嗓子里硬生生挤出了一丝嚎叫声,随后便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,他发誓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大兵,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威武而神气的军队,就仿佛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。

可无论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老郑头都不敢再多看一眼,他曾经去泗州城里,也见过土司老爷的兵,却没有这般的精气神。

新任第三师师长乃原来的禁卫师第二旅旅长郭定安,在新会之战后,他因为荣立大功升为了第三师师长,也算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升了一级。

郭定安骑在马上,手里持着千里镜望着前方崎岖的山路,没有丝毫的表情,实际上他在此之前,就已经拿到了军情处的相关地形资料,对于这里的地理情况有一定的预估——正常情况下,大军完全是可以通过的,哪怕还有火炮的情况下。

对于即将可能遇到的敌人,郭定安心里也有一定的准备,四千左右的土狼兵,再加上两三千人的民夫,他们正运送着大量的粮草正一路行进,距离此地大概三十里左右。

实际上对于郭定安而言,对面的四千土狼兵,还真没有特别当回事,说到底时代不同了,在过去骁勇善战的土狼兵,打打绿营八旗或许还行,但是顶着复汉军的火力打,基本上是不现实的,光是那些火炮就足够他们吃一顿了。

随着时间的逐渐流失,双方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近,对于已经久战的复汉军士兵而言,他们也开始检查自己的火枪、弹药以及刺刀,这些东西既能给敌人带去死亡,也是保障他们自己生命的东西。

“轰隆——”

随着复汉军的火炮发出了一声怒吼声,复汉军进军西南的第一仗正式打响,而这一声炮响主要起到一个校射的作用,真正的大规模火炮覆盖即将展开。

土狼兵统帅岑映壁手里举着千里镜,望着对面排着整齐队列的复汉军,脸色变得铁青,对方见到自己选择直接开炮,也就意味着连一丝沟通的可能性都没有了,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。

“哼,下令,全军突击,不要跟他们打枪,直接上去肉搏!”

岑映壁当然知道自家土狼兵的长处和短处,若是远远跟复汉军对着放枪,光靠自己的那些土铳根本不济事,更不用说复汉军还有那么多的火炮了。

土狼兵真正的厉害之处,还是在于小规模的肉搏战,利用分进合击的战术,完全可以造成大量的杀伤,因此只要能近身肉搏,那么他岑映壁就有信心能够打个出色的战果来。

当然,怎么冲过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对于这一点,岑映壁还没有真正感受到复汉军火炮的威力。

“杀啊!”

作为岑家的家丁,岑三一直都是冲在了前面,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体里,充满了无限的能量,他急切地渴望将砍下敌人的脑袋,急切地希望能够冲垮对面的阵型——那将意味着难以想象的荣华富贵,也是他一直都渴求的一件事。

“杀贼!赏银十两!”

岑家的子弟带着土狼兵冲在了最前面,他们一个个拿着长矛和长刀,还有一部分手里拿着弓箭,嘴里发出的嘶吼声让他们感觉到血脉砰张,更是驱散了他们内心的恐惧感,只觉得很快就能跨越过那短短的一里半的路。

没错,一里半也是复汉军火炮威力最大的范围,超过这个范围不是打不到,而是精准度会大大降低,很难真正命中到土狼兵们。

土狼兵们的嘶吼声并没有影响到复汉军士兵,特别是对于炮手们来说,他们早先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,根本就不会有半点慌张,因为这些冲在前面的人,往往就是炮火第一批解决掉的人。

在阵型后面,一流水的火炮摆得整整齐齐,复汉军的炮手们用火把点燃了引线,只听见一阵阵轰鸣声响起之后,一排排的弹子被发射到空中,随后以一种美妙的弧度,落在了土狼兵们冲锋的道路上。

“轰隆——轰隆——”

一颗颗开花弹落在了岑家的土狼兵阵列中,剧烈的爆炸所带起的气浪,瞬间撕裂了他们的身体,也将那些五颜六色的旗帜给撕成了碎片,而那些个带着岑字的旗帜,无力地倒伏在了地上,仿佛预示了土狼兵们的下场。

岑三望着面前的一幕,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泛着寒气,遍地都是土狼兵们的肢体,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呈现着,而他虽然没有受伤,可是身体上都是血淋淋的,极为可怖。

可是还没等他缓过神来,后面的人继续向前发起了冲锋,不得不说,土狼兵在士气方面确确实要超过清军许多,他们一个个悍不畏死,冀图用手里的长刀砍出一条活路来。

“士气可嘉,只是太愚蠢了些…….”

郭定安双手举着千里镜,望着对面土狼兵们的冲锋,给出了一个十分精准的评价。

在如今的复汉军面前,种最简陋的冲锋战术是没有任何作用的,太粗糙也太简单,先不说远程的火炮和子弹,就算近身之后,还有复汉军臼炮打出的开花弹,以及掷弹营的手榴弹拦截,完全可以粉碎这种人海战术,而且就算真正躲过开花弹加上手榴弹的幸运儿,在复汉军面前,还有刺刀反制冲锋这个最后手段,因此并不害怕这种战术。

可是在如今的岑映壁眼里,却激动的不能自已,他已经看到自己最前方的土狼兵们,已经冲进了三百步的距离内,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能令人惊喜的距离,只需要再加一把劲,就能够撞进复汉军的阵营里,肆意屠杀。

随着土狼兵的距离越近,复汉军的火炮也打得越近,大量的开花弹就这么砸进去了,在土狼兵当中制造一片片血雾,而对于此时的岑映壁而言,他已经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在了上面,满心想的就是跟复汉军展开肉搏战。

三百步,

二百步,

一百步,

尽管土狼兵已经死伤了数百人之巨,可是依然有几百人冲进了一百步的范围内,而此时的复汉军却没有丝毫的惊慌,所有士兵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燧发枪,望着正扑过来的土狼兵们。

“砰——”

随着一阵清脆的排枪声传来,冲在最前面的土狼兵们再次倒下了一批,可是他们的苦难并没有结束,第二排和第三排的排枪也在不断发出轰鸣声,在土狼兵人群里制造出一片片的血浪。

当仗打到了这个份上,即便土狼兵的士气十分高昂,可是也隐隐有些奔溃的趋势,毕竟这摆明了就是去送死,整整四千人的土狼兵,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倒下去了近千人,这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数字。

站在阵列中的郭定安,正冷冷地看着这些送死的土狼兵,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感叹,这些人的士气着实比过去遇到的清军强出很多,可能也就是京营八旗的士气能够与之相比了。

要知道,像京营八旗的士气可不算多见,因此在这么高的伤亡的情况下,还能坚持冲下来也确实不容易。

然而对于复汉军来说,他们的结果都是注定的,那就是全军覆没。

Etiquetas: